水中之水

[刀剑乱舞]今夜做梦也会笑之第三夜

*新手,OOC,日常向,玻璃心,爱好撒糖,婶婶私设有

*刀剑乱舞乙女向

*三日月宗近×女审神者

*不开车,R15擦边球有

*文笔逻辑无

*欢迎提供脑洞


不想学习,来摸个鱼……这条鱼太粗糙了,重修了一遍。

背景请看前两篇。


顶着黑眼圈过了一天,为了避免看到一期哥时犯尴尬症,干脆打发他带队出去了。一期哥也很爽快地出征了。

可晚上总会到来,已经接连两天梦到刀男了,暂时也没发现原因。审神者给自己灌了一下午的咖啡,终于坚持到了午夜时分才入眠,比平时晚了三个小时入睡,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


第三夜

睁眼后发现自己泡在浴缸里,水温适中,泡泡细腻,甚至还飘着两只小黄鸭。如果是在现实里少女一定会开心地享受起来,可惜眼前最大的危机近在咫尺,浴帘下面的间隙露出一双男人的脚,表明这个小空间并非仅她一人。少女迅速把自己缩成一团。

哗的一声,浴帘被拉开了。少女条件反射地望过去,映入眼帘的是三日月的脸。三日月慢条斯理地把浴袍解开,随手扔到一边,毫不避讳地在她面前展现自己的身体。肌肉均匀,线条流畅,大概是长期穿戴严实的缘故,皮肤光滑而略显白皙,没有一点瑕疵。

他不等审神者反应,便长腿一迈进了浴缸,少女心头警铃大作,赶紧手脚并用要爬出浴缸,结果一只男人的胳膊从身后伸来,轻而易举地揽住少女的腰肢。浴缸里毕竟滑,少女的挣扎根本使不上力,只能像只小兔子一样被男人逮回怀里,水花溅得满地都是,臀下还有个热烫的东西抵着股缝,少女头皮一炸,浑身的寒毛都要立起来。

三日月调整了下坐姿,惬意地欣赏起窝在自己怀里装鸵鸟的审神者。少女是先前他抱进来的,呐,毕竟没人能拒绝躺在床上撒娇说累到动不了的恋人提出的小小要求吧。何况泡过热水之后,少女柔嫩的皮肤微微泛红,鼻头沁出细小的汗珠,连眼眸都蒙上了一层水汽变得有些迷离。很美味的样子。

即使审神者和三日月都属于瘦的体格,浴缸对于两个人来说还是有点小。审神者敏感地发现三日月的肌肤时不时擦过自己的大腿,不免微微颤抖起来,双手环着膝,试图尽量减少自己的存在感,反而适得其反地凸显了胸部,泡泡下若隐若现的沟和粉色,呈现出一种天真的诱惑。

背后的三日月好整以暇地看着她的动作,眼神微微一暗,伸手按上了少女的双肩,『主君,今天辛苦了,我来为您按摩一下解除疲劳吧。』

少女想拒绝,但是实在好舒服……热水冲刷着浑身上下的每个毛孔,三日月慢慢按摩着自己僵硬的肩膀,他的手指干净修长,指甲也修剪的整整齐齐。力道适中,少女感觉关节都打开了,简直连骨头都要融化了,浑身的酸痛也连带着消融了不少。

『谢谢你。』审神者看向俯身帮她按摩的三日月,实心实意地道谢。

三日月垂下眼睛来看她,审神者急忙说,『我洗好先出去了,你慢慢洗吧。』接着少女作势就要起身,男人直接从背后伸手,刚刚好就拢住了她的胸口,也不知道他手上带了什么神奇的魔力,少女酥麻地站立不稳,接着腿一软,又没骨气地重新坐了回去。

『主君真是坏呢,我还没开始洗,不要丢下我一个人么。』三日月轻笑了一声,从后面低头咬住少女的耳垂,用唇舌慢慢地吮吸着,胸前的手指熟门熟路找到少女的敏感点把玩起来,食指和中指夹住后轻轻地捻动揉搓,不时在少女耳边喘息。审神者软在他怀里,内心狂风暴雨,为什么一个人的泡澡时光画风一转就变成了两个人的肌肤相亲。面对这把本丸最美,自己一直都是恪守礼节,连衣服都帮着穿过,生怕慢待了他。平日里自己叫爷爷,三日月也是好脾气地笑笑。可,可在梦里,居然和三日月在同一个浴缸里泡澡!眼看就要少儿不宜了!要不是顾及到自己还身处三日月的视线范围内,心虚的少女恨不得在浴室里打个洞钻进去!

『主君,先帮我洗头吧。』三日月突然放开了对少女的束缚,说完也不管少女的回答,在浴缸里转过身,激起一圈圈涟漪,轻轻的荡漾在少女身上。背对她,三日月将身子放低,以闭目养神的姿态微微后仰。

『喔喔,好的。』突然放低姿态的三日月,前所未有的近距离,而且还肌肤相亲,感受着彼此的温度。少女突然不知道该往哪里看了,眼神飘忽不定。对这样撒娇的爷爷,完全不知道该如何回绝,反而觉得这样的爷爷有点……咳咳……可爱呢……

少女仔细的用水将三日月的头发打湿,往发泡网上倒洗发水打起泡沫,轻轻的按摩着头皮。三日月满足的发出鼻音,像只猫一样享受着主人的爱抚。三日月的头发软软的,温顺地垂到颈部。少女想起自己现世的朋友爱看时尚杂志的占卜专栏,说过头发柔软的人内心都温柔细腻。突然自己的心中好像有什么东西突然融化了,有什么情感正在慢慢地溢出来。少女手上的动作更加轻柔了,小心翼翼的给三日月冲水,生怕水进到眼睛里,用毛巾帮他擦干头发。过程中两人一言不发,却并不觉得尴尬。边擦头发,少女吐吐舌头,话说幸好是三日月,要是数珠丸江雪小狐丸要洗头的话岂不是……

『主君,可以吻你么?』

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钳制住了嘴唇,灵巧的舌头在少女的嘴唇上流连,来回摩挲舔舐。

『三日月你干什么?』少女的惊呼,反而给了流氓可乘之机。

灵巧的舌头溜进了少女的小嘴里,快速的逮到少女的舌头来回搅动,不容她退缩地纠缠住,索取够了才慢慢放开转向贝齿,很有耐心地一颗颗的舔舐,仿佛在品尝最爱的甜点。

『唔唔……』少女费力地把三日月推开,喘着粗气,嘴角还牵连着银丝,脸颊布满红晕,眼睛含着泪水而有些迷离。

『主君的吻还不够熟练呢,这样可满足不了啊。』三日月捧起少女的脸,一边用食指勾画她的唇一边品评。

『三日月还不都怪你!满嘴都是你……』气愤地瞪圆眸子,却看到凤眼里弯弯的月亮就消了气。

『哈哈哈,主君是指接吻时产生的液体吗,吞下去就好了啊。换做我可是很乐意吞下主君的唾液呢。呐,要不要试一试让我吞下去呢?』

『三日月你这个老流氓!』少女的羞耻心完全被唤醒,不禁把声音都提高了一些。

『主君,这一点你不是早就知道了么。』三日月笑笑,突然收敛了表情,语气变得认真起来,『再说,我以为我们彼此喜欢进而交往的事实已经心照不宣了。毕竟更流氓的事情也做过了。』

『……』审神者突然一股无力感袭来,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心情也复杂起来。被说中了猜想的不知所措,被三日月引起的欲望以及三日月毫不掩饰的告白,一股脑的涌过来,大脑直接宕机。

『主君,我要继续了哦。』

既然不能反抗,那就好好享受吧……承受着吻的审神者默默地想,被动地咽下了口中的液体,没来得及吞下的津液沿着嘴角滑下,随即被男性的大手拭去。大手向下方的粉色覆过去,细致的画着圈,逗得少女心痒的时候,一把握住软肉,温柔地揉捏。少女脑子一热,环上男人的脖颈,对着那双薄唇就亲了下去,三日月喉结滚动了一下,更紧地抱住了少女,像是要把她揉碎在身体里。

『哈哈……是让我吞吗……真高兴呢……』

———————————————

果然是老流氓,尺度好大……下次得治愈一下了,写谁的梦好呢↖(^ω^)↗

评论(2)
热度(59)
缺粮中……
缓慢更新请勿催更~

关注的博客